绥芬河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六十章 我不服_1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5:40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千零六十章 我不服

“嗡。”

剑宗之上,半边天都混沌了,那沈天阳的力量十分阴邪,犹如一把被封印在深渊之中的利剑一般,穿云射日般爆射向秦石的胸口处。

秦石微微失神,一瞬间神经就绷紧起來,他能清晰的感受到,那沈天阳是要杀他,只是短短的瞬间,就给他很少有过的危机感,仿佛已经有半只脚踏入到鬼门关里一般。

“这老家伙,真是毫不留情啊。”

砰。但顿然,方青杏眼射出寒意,玉手轻轻的用力一震,一道金色的剑光就纵然升空,猛的将那利剑给震飞出去。

“三长老,你当着众多弟子的面如此作为,未免有些太过于失礼了吧。”方青冰冷的呵斥。

沈天阳皱了皱眉,显然是沒料到方青会直接和他做对,但马上也因此老脸阴沉下來:“这小子桀骜不驯,出言猖狂不懂礼数,我只是出手教训一二,并沒有什么不妥吧。”

“教训一二。”

闻言,羽月和剑擎几人都是忍不住唏嘘,刚才沈天阳的动作分明是想要制秦石于死地,现在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教训一二,真是大言不惭。

但碍于身份,他们也只感在心中想想。

方青这时笑了:“好一句教训一二,那是不是如果我顶撞您,您也准备教训教训我啊。”

“我……”沈天阳张了张嘴,一时间哑然无话。

“咳咳。”好在这时,张浑从后面咳嗽两声,才打破了这尴尬的场景,他微微一笑:“方青,你这是什么话,我们做前辈的只是希望你们朝好的方向发展,这小子确实是有些不懂规矩,既然你说沈天阳的方式过激,我又身为剑宗的太上大长老,那就由我來****他好了,放心,他毕竟是我剑宗的功臣,我不会让他出什么事的。”

言罢,张浑根本不顾方青宗主之位,枯手探出手袖后就冲秦石抓去,秦石的身躯顿时失控,他感觉他周围的空气好像都被抽空了,惊然的瞪大眼神。

他不受控制的就朝张浑飞去,挣扎几下也是无辜。

“张浑。”

方青玉眼极怒,她是如何都沒想到,张浑会如此张狂的对秦石动手,但就在她欲要运气,从张浑手中将秦石夺回时,一股血气突然在经脉中打结,让她玉面显得微微涨红起來,一口鲜血就喷洒出來。

哗,,方青吐血了。

这一幕,真是惊呆了所有弟子。

究竟是何许人也,竟然能够伤到方青。而且,是令其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。

方青眉心紧蹙,玉手死死抓着小腹,正是之前在神域之祭之外时,妖暝那次用凶魔之力对她造成的伤势。

若是换做寻常灵力,哪怕就算是再严重些,她如今都有信心康复痊愈,唯独这凶魔之力不同寻常,哪怕是她界境之力都无法轻易驱逐

沈天阳也是微微吃惊,旋即他那老眼之中满是惊喜之色:“方青,你身上有重伤。”

只是在方青吐血时,全场唯独一人,始终露着轻松之色,仿佛早就知道方青受伤,一点惊讶都沒有表现出來,那个人就是此时处于中心之处,手握秦石生死的张浑。

他早就看穿方青的伤势了,所以他微微一笑:“方青,你既然有伤在身,就别再去逞强了,我也是为了你好,替你分担分担,这小子啊,就交给我吧。”

言罢,张浑嘴角森邪,一道灵气利刃悬空而上,正对着秦石的上空之处,不过他倒也算是信守承诺,那利刃的攻击方向并非秦石的要害,只是那瞄准之处也是令无数人一惊。

“那是……丹田。”

羽月和剑擎拳心都流出虚寒了,这张浑虽然是沒有要杀了秦石,但却是想要毁了秦石啊,丹田若是被那利刃击穿,秦石就算是彻底废了。

“张浑。你敢。”方青眸呲欲裂。

然而,对方青的威胁,张浑全然不放在心中,老眼冷漠的盯着秦石淡淡道:“小子,你不敢來剑宗,趟这次的浑水的,本來和你沒什么关系,但既然你自己不开眼,就怪不得我什么了。”

手起,剑落。

秦石黑眸瞪大。

从那利刃上,隐约间有狂龙席卷,一头狰狞的黑龙贯射,猛的就冲秦石丹田撕咬下去了。

咻。砰。

一道鬼影在无人察觉之下突然闪现,风沙老道猫着腰,手中的拐杖在虚空中用力一敲,猛让在他面前的空间就产生裂痕,跟蛛般迅速扩散开去。

轰。

张浑的攻势在裂痕下全然瓦解,秦石这才从困兽中挣脱,那条黑龙像是棍下的青蛇一般,挣扎的扭动几下躯体,翻滚的就坠落向广场之上。

一众弟子都惊呆了,这一切來的实在太快,顿时在那黑龙阴影下的弟子哀嚎一声,连忙朝八方扩散起來,一些域境的长老相觑一眼,都是紧忙联合起來的跃起身,相互连接起牢牢的屏障,这才令大地免遭摧残。

否则,秦石想,恐怕那广场上,就算是由坚固的晶石打造,都一定会被击出个百米深的天坑吧。

瞧见风沙老道,张浑老眼中明显闪过抹厉色:“老家伙,沒想到你竟然也出手了。”

“怎么,我出手,很意外吗。别忘记了,我也是剑宗的一员,这种隆重的场合怎么能沒有我。”风沙老道玩老不逊,满是讥讽之色:“张浑,这几百年了,沒想到你还是这么大点出息,和一个刚入宗的弟子较劲,能不能有点远大的志向啊。”

张浑眼神骤变,呲了呲牙,但马上,他就恢复冷静,笑了笑:“呵呵,五十步笑百步,你不也消失灭迹几千年了么。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,起码我还在剑宗为剑宗着想,而且我的远大志向,你早晚会见到的。”

风沙老道耸了耸肩:“那我表示期待。”

两人僵持足足有半刻钟,张浑这才猛的用力点头:“好,好,好,那你就看着吧,等到时候别哭就好。”

秦石无事,方青这才松了口气,旋即她调理好体内紊乱的气息,这一次她牢牢将秦石护在身后,冲着风沙老道抛去感激之色:“风叔,多谢您能出面。”

风沙老道无所谓的摆摆手:“我既然答应你了,就肯定会出面的,何况他是奇青的选择,我一定会保他不死的。”

旋即,他冲秦石望去,声音变的严肃不少:“小家伙,你是因为我才进入剑宗,你现在如果想要退出的话,或许还能够來得及,我虽然沒有太大本事,但一定能保你全身而退,如果你继续留在剑宗的话,你接下來可能要面对的事,一定是极为坎坷的。”

愣了足足半秒,秦石才突然自嘲的笑了起來:“前辈,你觉得,我就算不在剑宗,我的路途就会一马平川了吗。”

风沙老道怔了下,旋即突然恍悟的摇摇头,确实,秦石就算离开剑宗,乱域又岂会轻易的放过他。

因此,秦石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我还指望继续留在剑宗,让您老人家大出血呢,凭借借助剑宗让乱域付出代价,所以我觉得于我而言啊,剑宗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,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留在这吧。”

秦石的话,令风沙老道和方青都是感到意外,风沙老道的老眼之中顿时就闪过精光,满是欣赏的连道三声好字:“好,好,好啊,臭小子,沒让我失望。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,一定都会全部兑现,并且你只要在剑宗一日,我就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,任何人都不行。”

风沙的话,沒有半点遮掩,在整座广场上回荡起來。

这一下让张浑嘴角抽搐了几下,那风沙老道的话多半不就是对他们三人说的么。他点点头:“呵呵,行行行,你想保这小子是吗。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,之前他顶撞我的事情,我就当做沒有发生便是。”

听闻其言,不少弟子都松了口气,这张浑是要妥协的意思吗。

然而,方琴,风沙,秦石,以及羽月剑擎,这一众人都沒有半天轻松之色,方青冷道:“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。”

果不其然,张浑突然挥手,冲着方青狂笑声:“方青,确实,你现在贵为宗主,说话是有足够的力度,只是这闭关弟子一事,向來是剑宗高度重视的,光凭你一人决定,恐怕难以服众吧。”

“你们说,是不是。”

言罢,张浑将话语引向剑宗的百万弟子,诸多弟子闻言后都是沉思片刻,之前是被方青和三大太上长老的对弈给震惊了,现在这突然的回过神來,一个一个才议论起來。

“确实,这小子,虽然以他的年纪有这般成就,确实是天地罕见之才,不过,九天之境……这种实力,想成为剑宗的闭关弟子,恐怕很难以服众吧。”

在弟子群中引起争议,张浑露出诡笑,他就是要这个效果,方青从远处忍不住不齿:“这狡猾的老鬼。”

而在争议下,张浑手指在无人察觉下微微屈起,冲下方的弟子群中射去一道金光,一名弟子一把将那金光抓住,微微的怔愣了下,旋即仰起头后,才看见张浑的眼神,犹豫后突然点头。

猛的,他上前一步,从百万弟子中凸出。

“我不服。”
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价格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有网上挂号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费用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在线挂号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费用贵吗